nba比分雪
                                   簡介章程領導機構職能會員入會聯系       
               
會員登錄 LOGIN
□ 聯系方式
  • 辦公地點:北京市西城區復興門內大街45號 (100801)
  • 聯系電話:010-66030506
  • 傳  真:010-66031186
  • 電子郵件:
  • [email protected]
中國食用菌產業“十三五”發展規劃
作者: 來源: 發布時間:2017年10月11日  字體:縮小 增大 打印文章

高茂林2017年7月13日)

 

為全面落實黨的十八大和十八屆三中、四中、五中和六中全會精神,深入貫徹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精神,緊緊圍繞國家“一帶一路”發展戰略和精準扶貧工作等系列部署,結合《全國農業現代化規劃(2016-2020)》,依據食用菌產業特點和實現轉型升級發展要求,特制定本規劃。規劃期限為2016-2020年。

一、“十二五”時期食用菌產業發展回顧

    食用菌產業具有循環、高效、生態的內在特點,具有促進農民增收、農業增效和國民健康的重要作用。“十二五”期間,我國食用菌產業發展成效顯著,截至2015年末,全國食用菌總產量達到3 476.27萬噸,實現產值2 516.38億元,分別比2010年增長58%和78%,年均增速為11.6%和15.6%,在布局區域化、品種多樣化、園區規范化、生產專業化、加工增值化、經營產業化等方面整體趨勢向好。

(一)產區范圍繼續擴大

“十二五”期間,我國食用菌主產區從東南地區、華東地區、東北地區和中部地區等開始向西南地區和西北地區擴展,產業布局呈現出“東菇西移”和“南菇北擴”發展趨勢。四川、貴州、云南、甘肅、新疆、山西、陜西等過去相對較少的省區新建并成長了一批新興的食用菌產區,食用菌主產縣達到600個,產值超過億元的縣100余個,從事生產、加工和經銷的各類企業1萬多家,全國各地食用菌從業人員達2 500萬人,食用菌產量占世界食用菌總產量的70%以上,成為名副其實的食用菌產業大國。

   (二)栽培品種持續增加 

我國已調查到的食用菌種類有936種,可人工栽培的種類近60種,目前已商業化規模栽培的種類達36種,主要品種有香菇、雙孢蘑菇、平菇、金針菇、黑木耳、毛木耳、銀耳等常見的“四菇三耳”,及巴氏蘑菇、真姬菇、蛹蟲草、杏鮑菇、白靈菇、羊肚菌、猴頭菇、秀珍菇、姬菇、榆黃蘑、雞腿菇、茶薪菇等珍稀和藥用食用菌。羊肚菌、桑黃等珍稀食用菌馴化栽培成功,使食用菌栽培種類之多,繼續領先世界。

2015年,產量超過百萬噸的品種有7個,分別是:香菇(766.66萬噸)、黑木耳(633.69萬噸)、平菇(590.18萬噸)、金針菇(261.35萬噸)、雙孢蘑菇(337.96萬噸)、毛木耳(182.58萬噸)和杏鮑菇(136.49萬噸),總產量占當年全國食用菌總產量的83.4%,成為名副其實的主要品種。產量在90~20萬噸的食用菌品種依次是茶薪菇、滑菇、銀耳、秀珍菇、茯苓、草菇6個品種。初步形成了傳統品種、工廠化品種、藥用食用菌和野生食用菌四大品類格局。

(三)優勢基地及園區建設快速發展

我國幅員遼闊,各地的食用菌產業依據自身優勢形成不同發展格局。長江三角洲地區依靠資金、技術和人才優勢,在金針菇、杏鮑菇、雙孢蘑菇、真姬菇、繡球菌等工廠化生產方面持續領先,集中度不斷增強,生產技術水平緊追歐洲及美、日、韓等發達國家,形成了工廠化生產優勢基地。福建、廣東等產區依靠行業人文基礎,大力開展長根菇、大杯蕈等珍稀食用菌栽培,并形成了漳州雙孢蘑菇、毛木耳和古田袋栽銀耳等優勢生產基地。浙江、福建等產區依據特殊自然環境,在香菇栽培方面已形成周年生產,湖北、河南等區和河北、山西等產區,則分別形成了秋栽和夏栽香菇優勢生產基地。四川等產區已經形成羊肚菌、毛木耳、段木銀耳及黑木耳等優勢生產基地。東北產區則是袋栽黑木耳、榆黃蘑、滑菇等優勢生產基地。與此同時,現代農業產業園區、經濟技術開發區、觀光博覽園區、文化旅游科普園區發展加快,已經成為展示現代食用菌科技進步成果、推廣食用菌健康飲食文化、傳播食用菌科學文化知識、推動食用菌行業提檔升級和拉動食用菌產品消費的重要力量。

   (四)工廠化生產逐步實現專業化 

截至2015年,全國食用菌工廠化生產規模企業達487家,年產量256萬噸,生產品種由金針菇、杏鮑菇、雙孢蘑菇擴展到蟹味菇、海鮮菇和灰樹花等10多個,實現了規模化、周年化和品種多樣化生產,提質增效成效顯著。食用菌工廠化生產凸顯出資本集中、高效專業的發展勢頭,已成為食用菌行業實現又好又快發展的主力軍。

   (五)保鮮與精深加工發展較快

“十二五”期間,食用菌精深加工產業發展良好,產業附加值不斷提升、效益明顯提高。食用菌生產企業高度重視食用菌的增值增效,通過保鮮儲運、延長貨架期以及加工增值和藥用開發利用等方式,保證了保鮮與加工產品的品種、產量和產值呈現出較快增長。采用物理方法進行保鮮和加工的廠家越來越多,食用菌醬菜、速食品和飲品的品類不斷增多,食用菌保健食品和藥品開發穩步發展,產業鏈條延伸和產品升級取得明顯進步。

   (六)食用菌流通模式呈現多元化發展

在全國食用菌優勢產區及消費城市周邊建成了一批規模較大的專業交易市場,如浙江慶元香菇市場、河南西峽雙龍香菇批發市場、福建古田食用菌批發市場、北京新發地農貿批發市場菌類交易大廳和黑龍江東寧黑木耳批發市場等,在產品集散、供求調節和價格形成等方面發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承擔著全國交易總額的50%~80%。同時,食用菌經紀人、運銷商等中介組織作用突出,菇農與加工企業、農超對接、電商等數量增多,“互聯網+”在食用菌產業領域的推動作用逐步顯現,食用菌干制品、鮮品、菌棒和設備等出口品類日趨多樣,境外設廠生產和銷售日趨增多,食用菌產業發展內涵不斷豐富。

   (七)行業組織的社會服務能力增強

“十二五”期間,中國食用菌協會和各省(市、區)食用菌協會抓住發展機遇,努力提升服務能力、創新服務方式以及開拓消費市場,增強了行業凝聚力和影響力。協會在發展會員、分支機構建設、拓展業務領域、強化服務職能,以及建立完善內部運行機制等方面做了大量有效的工作,成為引導產業健康有序發展的重要力量。會員數量增加到1 020個,設立了藥用真菌委員會、專家委員會、黑木耳分會、香菇分會、白靈菇分會、標準化委員會、工廠化委員會、市場流通委員會、文化委員會、菇農合作社分會和裝備分會等11個分支機構。所開展的年度產業發展大會、產業博覽會、食用菌烹飪大賽、香菇文化節、黑木耳節、藥用菌大會和招商會以及赴境外參觀交流等品牌活動不斷增多,所開展的產業年度統計、工廠化發展報告等情況調查為國家制定政策提供了重要參考。協會的各項活動為食用菌行業健康持續發展提供了重要支撐。

 

二、“十二五”時期食用菌產業存在的主要問題

(一)食用菌行業投資存在一定的盲目性

    受市場預期、資本投入和地方政策等影響,“十二五”期間,東南沿海地區食用菌行業的人才、資金和技術向西部地區轉移速度加快,個別地區在缺乏科學評估的情況下,大力發展段木栽培和依賴木屑資源的代料栽培,增加了生態環境及市場壓力。部分地區政府和企業高估食用菌產業的市場價值和發展趨勢,產業投入過于迅猛,工廠化生產出現季節性產能過剩,以至于出現資金短缺、效益下滑,個別產品的價格波動劇烈等問題,企業及產業風險有所放大。

(二)食用菌產品的結構不盡合理

香菇、平菇、黑木耳、金針菇、雙孢蘑菇和毛木耳等品種成為主體,其他30余種食用菌產量比重偏低。主栽食用菌品類市場集中度過高,珍稀和藥用食用菌栽培技術瓶頸突出和生產規模過小,導致品種結構不平衡。受消費市場規模、保鮮和加工技術、餐飲文化和市場宣傳等因素制約,珍稀和藥用食用菌的市場開發相對滯后,市場發展空間發掘不力,導致產品多元化發展勢頭相對較弱。

(三)菌種技術研發相對滯后

我國食用菌種質資源豐富,但對野生食用菌種質資源的調查、采集、保藏和開發利用嚴重不足,部分主栽優良品種長期依賴從國外引進,缺乏具有自主知識產權且能夠滿足工廠化生產的優良菌種,對我國食用菌行業的健康持續發展形成嚴重制約。同時,規模化制種技術體系落后,專業化菌種廠少,新品種開發和優良品種保育、提純復壯等工作落后,對產業提質增效和提檔升級形成重大影響。

(四)新型栽培基質開發不足

食用菌行業規模的快速擴張,尤其是木腐菌生產的過度發展,對林業資源保護形成沖擊,菌業生產與林業保護的關系需要調整,避免出現大范圍的“菌林矛盾”。草腐菌基質資源豐富但開發動力不足,大量農畜產業的副產品和廢棄資源尚未充分開發利用,棉花桿、豆秸桿、玉米芯、小麥及水稻秸稈等替代木屑基質、畜禽糞便以及食用菌菌渣的循環利用技術和水平有待進一步提升。

(五)精深加工和產品開發技術創新水平較低

隨著保鮮加工水平和新技術的應用,食用菌產品的感官指標雖然獲得了較好提升,但在內在質量指標、品種針對性工藝等方面,與發達國家相比仍有較大差距。加工產品的品種不平衡,過度集中于靈芝、金針菇、猴頭菇和香菇等少數種類,同質化問題嚴重,加工工藝的技術含量、產品的純度、精度等水平偏低。加工方式仍以干制等初加工形式為主,腌漬、烘干、罐裝多,精深加工不足,創新水平較低,產業鏈條較短,外延加工有限。

(六)產業園和文化設施建設基礎薄弱,內容單一

“十二五”期間,食用菌園區建設初具形態,現代農業產業園區、工業經濟技術開發區、食用菌觀光旅游園區、文化博覽科普園區和博物館等在經濟發達地區和大中城市周邊逐漸興起,但與食用菌生產、加工等產業鏈環節銜接不夠,總體上存在融合不足的情況,導致園區內涵不夠豐富,內容比較單一等問題,降低了食用菌現代科技成果的展示度和對消費者的吸引力。

(七)品牌和市場建設需要突破

在品牌建設上,雖然“慶元香菇”、“西峽香菇”、“隨州香菇”、“平泉香菇”和東北黑木耳等地理標識產品已經初具影響,但知名品牌不多,工廠化生產的、具有市場影響力的品牌較少。在市場建設上,現代化的交易和流通方式發育不足,統一和及時的市場信息引導較弱,合理的價格機制尚未形成,生產與銷售互相脫節現象突出,市場流通效率較低,與行業規模快速擴大的發展勢頭相比嚴重滯后,導致食用菌產業發展風險有所放大。

 

三、“十三五”時期的形勢和任務

獨特的生產方式和優勢,使得食用菌在農業中的地位日益突出。面臨新的形勢,要真正實現食用菌產業的提質增效和提檔升級,必須借力經濟社會發展的宏觀環境,抓住良好機遇,積極培育產業發展新動能,激發產業發展新活力,在內外因共同作用下實現產業創新發展。

(一)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食用菌產業發展提供了廣泛的發展空間

1.食用菌產業發展可以充分享用土地制度改革釋放出的紅利。隨著農村集體產權、林權等制度的深化改革,土地的規模化經營和集中管理將逐步實現。這對食用菌行業來說,由過去傳統的占用山地、林地轉變為與設施化、工廠化用地相并存,無疑對土地產出率、資源利用率和勞動生產率提升形成重要推動作用。食用菌栽培品種的多樣化和生物學特點,使其獨特優勢可以充分發揮,對其他種植業的時差間歇和土地閑空加以利用,以增加有限土地資源的邊際效益。

2.食用菌產業是三產融合發展的受益者。可食、可藥、可觀賞;可農、可工、可園藝;吃進去的是草,長出來的是蛋白質,留下來的是肥料。食用菌的這些特點,有利于改善農業生產的組織形式,易于形成有行業特色的優勢生產區域,易于建設現代農業產業園和特色小鎮。這在農業生產的主體創新已經成為新趨勢,一大批農場主、農民職業經理人、新型職業農民和鄉村工匠將大量涌現的背景下,食用菌產業無疑成為農業增效、農民增收、農村增綠的開創者和引導者,成為引領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的主導與行業典范。

3.食用菌產業,已率先步入農業現代化。現代農業科技和工業裝備是農業現代化水平的重要體現形式。目前食用菌的標準化生產和裝備能力水平已遙遙領先于一般農業生產,機械化和規模化制袋技術、精準化高效栽培技術、病蟲害綠色綜合防控技術以及新型高效栽培設施與栽培管理技術廣泛應用。工廠化栽培技術、物聯網和智能化技術以及專用機械和專用設施,快速轉化并相繼應用在生產環節。在一系列惠農政策支持下,食用菌產業在農業現代化方面,已領先于其他農業產業。

4.食用菌產業在治理農業環境污染和發展綠色農業方面大有作為。食用菌生產方式是典型的變廢為寶的循環農業,“農林畜業廢棄物—食用菌基料—食用菌產品—菌糠肥料、飼料、燃料”已經實現完整的循環利用,農村廢棄資源如秸稈、果樹枝、禽畜糞便等合理化利用,既實現了多元增值,也凈化了農業與農村環境,改善了農村的村容村貌,對實現農業與農村綠色發展和生態文明建設發揮了重要作用

5.食用菌質量安全水平和深加工特質,符合保障食品安全和振興現代食品行業的要求。通過標準化生產,食用菌生產過程中的內源性和外源性不安全因素可以得到有效控制。通過溯源系統,對生產環境污染、有害投入品隱患、流通過程中的二次污染等都可以實現全過程信息化控制。菌物本身對環境和污染具有特別的易敏反應,其生產環境可通過溫度、濕度和凈化等措施實現恒溫、冷鏈物流及保鮮保質。豐富的食用菌品類和可鮮可干、可餐可飲及其營養成分多樣性,迎合了現代食品加工業的發展需求與現代消費市場要求,可以通過各種加工工藝實現均衡營養搭配和款式豐富多樣的利用。

6.食用菌產業可以借助“一帶一路”戰略的實施契機融入到國際市場。與國際市場相比,我國食用菌品種多樣且后來居上,許多珍稀品種深受國際市場尤其是歐美國家歡迎,需求意愿強烈。經過30多年的快速發展,我國食用菌產業在人才、技術、裝備、產能等方面儲備充足,借助國家“一帶一路”戰略實施的機遇,全面推進食用菌產業走出去,深度融入國際市場意義重大。

7.食用菌可以成為“精準脫貧”的重要產業。由于食用菌生產的專業化分工較細、市場增長較快、生產周期較短、效益較大,已經成為很多地區精準脫貧的重要產業,并在脫貧致富工程發揮重要作用。

 

(二)以滿足市場需求為目標,充分發揮食用菌產業供給能力強的優勢

1.食用菌具有實現營養均衡和安全保障的內在功能。“美味、營養、健康、時尚”,是當今居民對食品消費的基本要求,食用菌具有高蛋白、低脂肪,含人體所需多種氨基酸和微量元素,兼有葷食和素食的優勢。強化對食用菌“可食、可藥、可觀賞”,“去脂、增肌、益智”等特點的宣傳,充分發揮其可作為人類主糧和具有保健、藥用功能的優勢,將對提升產業發展水平與質量意義重大。

2.食用菌可以滿足市場對食品加工精細化和多樣化的要求。食用菌品類豐富,可選擇空間大,通過精深加工和形態改變,可以滿足市場對食品的多樣性選擇,以適應不同市場的差異化飲食需求。針對市場的這一特點,可以充分利用大數據進行管理,針對不同消費群體,推進精準化供給,通過專業市場建設和專門供應商培育,不斷提高供給效率。

3.食用菌可以滿足消費市場對食品故事化、娛樂化和便利化的要求。產業發展進入新階段必須夯實文化底蘊,打造有豐富內涵的產業文化對提升產業發展水平意義重大。經過千百年來的不斷發展,食用菌孕育了豐富的歷史故事和文化傳奇。可以通過“食用菌+”的多樣組合,如“+特色小鎮”、“+旅游”、“+醫藥”、“+一帶一路”、“+脫貧”、“+互聯網”、“+健康”等等,將食用菌的文化內涵發掘出來,增強食用菌的渲染力和市場消費力。講好食用菌故事,增加市場中的人性化內容,將成為從供給側引導行業創新和產品升級的重要動力。

 

   (三)加大資源要素整合和結構優化,不斷增強產業發展新動能

    1.加大食用菌產業科技成果轉化,增強產業發展內在驅動力。經過近年來的技術引進和自主創新,我國在食用菌的新品種馴化、菌種研制、投入添加品、培養基質、環控與信息裝備、代料栽培和設施化生產等方面已經擁有了一大批科技創新成果。在基礎研究方面,圍繞食用菌子實體形成的營養利用與遺傳調控、抗逆性的溫度響應和活性物質的合成代謝調控等取得了新的突破。在基因組測序基礎上,綜合應用功能基因組學、蛋白組學、生物信息學、現代酶學、現代化學等研究手段,在食用菌產量和質量形成的分子機理的理論和方法體系上形成了一系列新成果。食用菌的原始創新和關鍵技術創新能力顯著增強,高產優質高效的生產技術不斷形成,企業自主研發能力不斷提升。在此基礎上,不斷加大產學研的銜接,推動科技成果轉化,切實增強行業健康持續發展的內在驅動力。

2.工商資本的不斷投入,為食用菌產業發展注入新的血液。食用菌產業不斷吸收新營養和新因子,工商資本的吸引可以帶來新的組織方式和生產管理理念,職業經理人、經紀人、合作組織等社會要素的相繼介入,聚集增加了資本要素的力量,有力地支撐了傳統發展方式向現代發展方式的轉變。在工廠化生產、精深加工環節和新商業模式等方面,社會資源尤其是社會資本的優勢明顯,在帶動傳統生產經營方式變革同時,也帶動了行業內部生產、流通、管理格局等一系列實質性跨越。

3.食用菌對相關產業資源綜合利用能力的提升,大大壯大了食用菌產業的內在規模。食用菌與農業廢棄物資源有強烈的親和能力,與其他產業之間具有緊密的銜接特性,可以衍生出食用菌與光伏的有機結合,與林下經濟的互補式發展,與農作物輪作模式的相互結合,與燃料能源、飼料供應、人類的主糧供應、建筑化工醫藥新原料的科學結合,對食用菌市場擴大和規模擴張具有重要的促進作用。

4.優化產業結構,加大產業融合,培育食用菌產業發展新動力。食用菌的產業結構包含了生產結構、空間布局結構和產業鏈條結構,優化產業結構必須在充分的資源環境協調背景下展開,在生產、流通、裝備和人才協調發展的基礎上進行,同時要做好做足食用菌一二三產業的融合與協同。針對食用菌自然資源和市場資源、多元化的主體結構和多樣化的生產方式等互存互促的特點,必須優化產業結構,推進融合發展,更好地為培育行業發展新動能創造穩定的產業基礎。

 

(四)良好的市場競爭環境和產業運行秩序,對激發產業發展活力作用明顯

1.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是培育食用菌產業活力的重要土壤。良好的社會和法治環境有利于公平競爭環境的營造,對于正處于上升階段的食用菌產業至關重要。有了良好的大環境,才能保證規范的市場競爭秩序,這是培育和激發產業活力的重要條件。要加強法制宣傳,弘揚社會正能量,通過企業和行業自律,在改善市場環境過程中釋放出市場激情,降低市場交易成本,增加產業效益。

2.加大誠實誠信建設力度,為食用菌產業健康持續發展營造良好外部環境。社會信用、行業信用和經營主體信用是誠信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圍繞“信用中國”建設,加大食用菌產業誠實誠信建設力度,為產業發展良好環境的營造、激發食用菌發展的內部活力奠定基礎。針對當前商業形態復雜、信用基礎較弱的實際,食用菌產業必須盡快構建一個以服務市場化、信用化,以大數據平臺為信息樞紐的信息信用體系,形成一個服務國家宏觀管理、服務行業現代化建設和經濟活動、服務社會管理信用化的信用系統,為食用菌產業提質增效和規范發展保駕護航。

3.建立有效的行業自律機制。經營主體要高度重視自身的經濟責任、社會責任和行業公約責任,重要的從業人員要遵循職業道德和公德。對不履行社會責任、違反社會公德、存在商業欺詐行為的,行業組織和社會組織要予以市場化懲戒。對于嚴重危害行業公共利益的,必須出清,驅逐出場。行業自律要有承諾,有獎懲機制,《行業自律公約》的落實情況,要成為經營主體和主要從業人員誠信“紅名單”和“黑名單”的基礎,真正讓守信者安心發展,失信者寸步難行,使誠信成為行業健康發展的重要法寶。

 

四、“十三五”時期行業發展的指導思想和發展目標

(一)指導思想

按照“調結構、轉方式、穩增長、增效益”的基本思路,從主要追求產量和依賴資源消耗的粗放經營轉變到注重數量、質量和效益并重,更加注重行業科技創新、注重提高市場競爭力、注重綠色發展。著力推進產業結構優化、經濟質量提升、綜合效益提高,全面實現食用菌產業的可持續性發展。要充分利用全民健康和“一帶一路”的戰略機遇,通過提質增效和提檔升級,提升產業的科技含量,引導產業合理化布局,加強菌種優質開發,延長產業鏈條,強化產業品牌效應,實現綜合效益提升和國際化發展。

(二)發展目標

根據黨中央關于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總體要求,綜合考慮食用菌產業行業發展的基礎條件和市場趨勢,“十三五”時期要努力實現以下發展目標:

1.穩步推進行業發展。通過挖掘各類惠農政策的潛力,利用好各種有利于食用菌產業發展的合理因素,有效規避行業風險,實現行業穩步發展,確保產品產量年均增長5~10%。

2.引導食用菌產業合理布局。按照調整結構、提升品質、注重效益和拓展市場的發展思路,合理引導資源配置,實現行業布局合理化。

3.強化科技創新能力。通過加大科技投入和夯實基礎性研究工作,在菌種創制、新品種研發、精深加工利用、產業裝備與制造升級等方面實現技術突破,為提升產業國際競爭力提供強大支撐。

4.大力培育生產經營主體。大力扶持菇農合作社,推動種植大戶、家庭農場等各種形式的新型經營主體協調發展。著重培育龍頭企業,打造一批科技實力強、產值過10億元的食用菌企業。

5.推動市場建設的升級和創新。針對目前“批發多、配送少”,“展會多、成交少”的現狀,加大建立高效暢通的國際化貿易和流通電子交易平臺,建立食用菌生產、流通、標準、品牌、信用、國際貿易等信息大數據,提升產能、價格及質量預警信息的質量,努力提高市場流通效率。

6.健全產業人才培育和培訓體系。引導高校、研究機構、地方技術學校及企業的進入和相互融合,建立健全產業實用人才的培訓基地和網點,完善職業技能鑒定培訓機制。構建國際化的生產、管理和研究人才合作培養和培訓體系,落實好人才戰略。

 

五、“十三五”工作重點及主要措施

   (一)合理規劃行業布局

依據各地氣候條件、生產原材料和勞動力資源狀況、科技水平與管理能力,結合食用菌產業基礎、社會經濟發展水平和市場結構與容量的現狀,堅持科學規劃、合理布局、差異化發展,建立好優化發展區、適度發展區和保護發展區,實現資源與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的均衡化和優勢化。

1.華北、東北和內蒙古地區的發展重點。主要發展食用菌常規化、機械化和設施化栽培,圍繞香菇夏季栽培、平菇周年栽培、雙孢蘑菇常規大棚栽培、黑木耳代料栽培等勞動力相對密集型品種,著力培育相對優勢。

2.華南和華中地區的發展重點。著力推進食用菌工廠化和精深加工產業,加強設備設施的開發和技術進步。引導食用菌工廠化生產企業建立研發和運用現代生物工程技術,培育以優質高產品種的選育、液體菌種生產應用以及栽培管理全程自動化控制為特征的企業發展,凸顯出科技競爭力。引導本地區的大型企業向國際市場輸出技術、人才和設備設施。食用菌設施裝備企業要加大研發投入,逐步縮小我國生產設備和裝備技術水平與日韓和歐美的差距,為全面“走出去”奠定基礎。

3.青藏和西北地區的發展重點。充分利用氣候多樣性特點,重點布局冬蟲夏草、羊肚菌、牛肝菌、塊菌、松茸、雞樅菌等珍稀食用菌的馴化和規模化栽培。青藏地區進一步發揮食用菌野生種質資源豐富的優勢,切實采取措施保護好珍稀野生食用菌資源,同時保護性地發展食用菌夏季栽培和仿野生栽培。

4.加快綜合性食用菌園區建設。促進食用菌栽培種植、保鮮加工與第三產業的深度融合。發揮各地域資源優勢,形成一大批區域特色明顯、功能定位清晰和后續潛力豐富的特色區域,提升產業綜合效益,為提高人民生活和健康服務。

5.開發國際市場。依據各個國家和地區特征,發展不同類別產品生產。探索在中亞和美洲等優勢棉花產區建立工廠化食用菌品種產區,建立東南亞熱帶、亞熱帶的特色產區,在非洲建立粗放式食用菌品種和生產工藝簡單的品種產區。在森林資源和電力資源豐富的地區建立規模化的生產園區。

 

   (二)加強基礎性研究、開發和利用

引導公共項目和企業資金投入基礎性研究,建立產、學、研協作機制,推動食用菌育種材料與育種方法的創新,突破新品種的選育及其配套技術的研究應用。

1.培育優質品種。集中力量收集評價我國主要食藥用菌種質資源,發掘特異基因資源,建立核心種質群,為育種研究提供新材料。加強野生食用菌的馴化研究,引導建立國家級和地方食藥用菌種質資源庫。針對現有菌種擴繁設施設備簡陋、規模小而分散、質量管理體系缺乏等問題,研究集成各類食用菌菌種繁育標準化技術體系。

2.重視工廠化專用品種選育。以我國大宗特色食用菌種類品種選育為重點,加強靈芝、香菇、猴頭、銀耳、毛木耳等加工專用系列新品種的選育。針對羊肚菌、塊菌、冬蟲夏草等名貴珍稀食藥用菌,進行人工或半人工優質豐產新品種選育和馴化栽培關鍵技術的研究與應用。加強菌種等知識產權保護力度,鼓勵科技創新。

3.提升食用菌標準化栽培技術和裝備水平。加強具有區域特色的高效專用食用菌栽培基質研究,在集成機械化規模化制袋技術、精準化高效栽培技術、病蟲害綠色綜合防控技術、新型高效栽培設施與栽培管理技術等方面深化研究并形成成果。提升工廠化栽培技術水平,開發香菇、銀耳、羊肚菌、灰樹花等特色食用菌工廠化栽培工藝技術,降低生產能耗,提升生產效率。

4.加強標準化體系建設。研發我國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專用機械和專用設施。在專用菌種生產系統、制袋系統(含高效滅菌柜)、出菇棚(房)、溫光水氣自動控制系統等方面形成成果。完善國家標準、行業標準和地方標準體系,建立食用菌產品認證體系。

普查食用菌的質量問題和安全風險,掌握其原生毒性成分、富集重金屬特性、共生有害微生物生態以及外加化學制劑的使用等情況,制訂產品與行業標準,嚴格食用菌安全管理。

5.加強食用菌保鮮和精深加工技術研發。重點研發食用菌產品物理、生物、氣調保鮮技術,研發低溫冷藏保鮮庫、冷藏運輸車輛、質量管理和溯源體系等;研發食用菌邊角余料、殘次菇、下腳料和殺青水的綜合利用技術;開發食用菌氨基酸、蛋白粉以及飼料添加劑等產品;深入系統地研究食用菌品種的功能活性,研制精準化栽培加工技術,開發高附加值的系列食用菌精深加工產品,改變全國食用菌高產量低產值的現狀。利用食用菌營養均衡可作為主糧和可以輔助治療慢性、流行性疾病的功效,為國家糧食安全和全民大健康事業發揮獨特的貢獻。通過挖掘功能成分,利用食藥用菌開發相關的功能食品、保健食品及藥品。

 

   (三)提升產業效率和行業影響力

1.建立現代化的市場流通體系。引導各地根據實際情況建立不同層級、不同功能的流通市場,培育具有國際影響力的食用菌交易(會展)中心和物流中心,加大現代流通交易平臺建設和龍頭企業培育,提高流通效率。完善食用菌冷鏈物流體系,推動食用菌倉儲、物流、加工全程冷鏈操作。

2.促進食用菌產業精準扶貧。引導農村地區利用無公害設施化栽培技術,研制具備隔熱保溫遮陽、水體調溫、自控加濕、輔助自然通風、輔助自然散射光照、物理防控病蟲害等功能的食用菌專用栽培大棚和單元化設施,制定適合山區和分散生產實際的技術規程,幫助農村和山區解決生產季節短、電力供應不足、產量質量不穩定、病蟲害嚴重等問題。樹立一批食用菌產業扶貧示范地區和示范企業典型,通過市場化方式幫助貧困地區解決技術和市場難點。

3.加強行業組織和人才隊伍建設。通過建立“大數據”平臺,形成上下貫通的行業信用信息體系、標準化服務體系、人才培養培訓體系和市場規范開拓體系。規范會員代表大會、理事會和監事會工作,強化行業自律機制,積極維護行業的公共利益和會員的合法權益。提高建言獻策能力,改善行業發展環境。

4.加強國際合作和交流。深入開展與“一帶一路”國家的深度合作,引導我國食用菌技術、人才、設備、產品全面“走出去”。充分發揮國際蘑菇學會及北京辦事處的作用,形成國際化的學術交流、技術開發和市場推廣中心。

 


相關新聞
    沒有相關內容
發表/查看更多
新聞評論
  • 尚無評論
nba比分雪